一個自由民主國家從來不是一幫奴才建立的

〈金恒煒專欄〉什麼「法域」,是「非法之域」!

 
為了替「一個兩區」的合法性找理論根據,虧政大副校長林碧炤日前在台北論壇中表示:「從法律角度解釋,一國兩區是沒有錯誤的。」他指陳,一國兩區的「區」,在法律上應該寫成「法域」(法定疆域),英文是legal territory。林碧炤的做法,很像賣假藥的江湖術士,以為拿外文或望之儼然的學術或類學術名詞當包裝,就可以亂真。
老實說,真要用英文硬套,illegal territory(非法疆域)才達意,也才透徹揭示「區」的本質。中華民國憲法所謂的「疆域」或說「固有疆域」,涵蓋的「大陸地區」絕對不是「法域」或 「法定疆域」,相反的,不折不扣是「非法疆域」,因為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蒙古共和國等的法定疆域。更何況,連中華民國都是非法存在。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二七五八號決議案,「把蔣介石的代表逐出他們非法占據席次的聯合國」,換句話說,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的那一年開始,中華民國即已滅亡,剩下的不過是「非法的…蔣介石」而已。中華民國都沒了,哪有「法域」?他國的「法域」如何可能成為中華民國的「法域」?當然是「非法之域」了。
中國的趙高「指鹿為馬」,已成典要。不過當年的群臣,或者默然不語,或者阿順趙高,甚也有直言是鹿非馬;即使阿諛順從趙高,也不敢製造名詞,把鹿說成「有角馬」;今天的林碧炤把一國兩區說成「法域」,不正如同把鹿說成「有角馬」?
林 碧炤的加工表演,自非偶然。台北論壇的建立,就是幫第二任的馬英九擺平民進黨,在所製造的朝野共識下,讓統一列車直渡台海;吳伯雄幫馬英九傳話,林碧炤替 吳伯雄擦屁股,統一大戲的開場喝道於焉搬演了。不要忘記,二○○五年十月,林碧炤應邀演請,幫前總統李登輝的「正常國家」論述,他認為李的邏輯為「台灣已 屬『事實主權』獨立國家」,而且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事實國家…。」林碧炤當年不正是證實憲法上的那個「區」是「非法疆域」!?

那麼要問的是,台灣人要︱套行政院長陳冲的話︱「虛擬境外」的中華民國,還是要真實不二的台灣?接受中華民國,那麼「一中憲法」就有借殼的空間,「一國兩區」自也打蛇隨棍上,接下來的悲劇可以成為台灣的宿命。
有部電影「消失的一九四五」(The Last Days),是紀錄片,訪問倖存於大屠殺之後的匈牙利猶太人。其中有一個大家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納粹早在一九四一年決定全面屠殺猶太人,他們為什麼不早 點逃?有位受訪者說,他們聽到納粹虐殺猶太人的各種作為,當時認為離他們太遠,所以沒有逃。台灣人目前「被統」的遭遇不正是類此?國共聯手正一步一步對台 灣蠶食鯨吞,台灣人還能歲月無驚的看天吃飯?
台灣人難道忘記「正名制憲」的必要?台灣人只有從根源揚棄虛假的中華民國,才能徹底逃出國共內戰的格局。正名制憲的目的,不在追求法理台獨,不過是讓台灣人吃一口安安穩穩的民主太平飯罷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

留言

匿名表示…
胡搞瞎搞第二任
◎ 許錦文

清朝至今六代的士林文林苑,藉都更被強拆,爆發警民衝突。此場景類似苗栗大埔事件,硬將快要收成的稻穗輾平。此二事件都映照出國民黨外來政權與財團掛勾,沒有民胞物與,對人民粗暴的鐵證。文林苑被建商財團相中而遭殃,如同苗栗大埔被縣長劉政鴻相中就強徵農地給上市公司財團。

郝龍斌不再選台北市長就可蠻幹,如同馬英九當選第二任強行讓瘦肉精美牛進口,硬推出賣台的「一國兩區」般,這些都是專制獨裁的政府醜陋行為。郝龍斌兩任市長內有顯赫政績嗎?如同馬英九當兩任市長有政績嗎?然而這兩個權貴子弟都能連任台北市長成功,尤其馬英九還從市長一直做到連任總統,這實在是台灣扭曲、醜陋的民主政治奇蹟。

最近,美牛瘦肉精及隱匿禽流感的惡形惡狀,都可看出國民黨政府慣常地糟蹋台灣人民及其土地。一心一意要將台灣送給中國的馬英九,透過吳伯雄、林豐正等人到北京,藉著台灣人的口,拋出「一國兩區」的賣台言論,欲將台灣推向被中國吞併之路,讓人誤以為台灣人同意其觀點,其司馬昭之心可說歷歷在目。

這個多行不義的外來政權,藉愛錢、怕死、喜當官,且有奴性的台灣民性,以夷治夷來分化台灣人的團結,選舉買票,以達成其邪惡統治目的,也是其連任的主因。這種不願本土化的政黨,本應消失在台灣島上,現在還可重新執政,如今把台灣搞得天怒人怨,連豬、雞、牛都不安寧,簡直是民生凋敝,這才是台灣人的悲哀吧! (作者為大學教師)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各種氣體流量測定

安全專家:美國網絡大癱瘓與中國產品有關

工研院超音波貼片 搶攻全球穿戴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