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豬救馬

最該切結的是政院 而非養豬場


古代俗語說「不做媒人不作保,一生一世無煩惱」,這句話很值得深入討論。
古人的社會及法律行為裡有一種是「保證」,要「保證」一個人品行端正,要「保證」一個人會實踐承諾,要「保證」一個人不會違法犯罪。於是在古代社會就出現仲介「保證」這種行為的保人,媒人仲介了一段姻緣,如果這對夫婦不和睦,雙方一定會找媒人抱怨抗議,如果一個人當了涉及金錢的保證人,那就更後患無窮。
而「保證」這種行為一定有它的行為要件,那就是「具結」和「切結」。媒人要在結婚證書的介紹人這一欄簽字。保人則要有一段承諾保證的誓文,還要有第三者在場,媒人的保證要有證婚人,保人也需要有人見證。這種「保證」的行為,在西方稱為「附誓書面陳述」(Affidavit)。
但人類的任何行為,在社會的發展過程中都很容易受到權力的污染而成為迫害的源頭。
古代中國的連保連坐就是可怕的迫害。它利用中國的地方制度,一個村里的人相互保證,有事就共同承擔。這等於是形成了一種相互監視的恐怖社會。張愛玲以前寫過一本小說《秧歌》,有大半本都是在寫一個相互監視社會的可怕狀態。
切結形同威嚇與警告
古代社會,對一些小事或小糾紛通常會簽下一份「切結書」,然後「具結了事」。但這種「切結」和「具結」的行為換了一個時空,它就變成是威嚇及警告。白色恐怖時期,幾乎任何人去公家機構工作,報到的時候大概都要簽各種表格,其中之一就是切結保證書,其內容不外忠黨愛國、遵守紀律之類。這種自我切結保證的事其實並無實質的意義,而是那個時代的一種威嚇儀式,要讓人們知道不可有太多想法,老老實實的聽命辦事。如果發生狀況,這個切結保證書就成了「明知故犯」的證據。這種事在戰後美國的白色恐怖時代也同樣發生過。當時的官方認為參加過某些組織及其聚會活動,和某些人交往過,都是「非美國人的行為」。任何人如果上了黑名單,就會被「非美國人委員會」找來訊問,並脅迫簽下承認違法犯錯將來不再犯的誓詞。近代戲劇電影界的兩大天王布萊希特和卓別林,因為拒絕被羞辱被迫害,布萊希特遂流亡東德,卓別林則選擇流亡瑞士。另外有人則因拒絕簽下有違良心的切結書而遭到整肅,下場相當悽慘。
因此,具結保證和切結這種事,在歷史上的確有過相當黑暗的一面。現代的社會,人如果犯錯犯罪,一切講究證據、講究法律,它跟切結不切結根本不相干,這時候還搞切結這種古老的遊戲,除了是一種變相的威脅迫害外,即無其他意義。最近,行政院規定,從三月十四日起,養豬場負責人必須主動切結證明未使用瘦肉精,未提供切結證明者,農委會將會同地方政府到養豬場提前抽驗,不合格的養豬場將禁止上市拍賣毛豬,裁罰三萬到十五萬元,一年內連續犯者,最高可罰一二五萬元。行政院的這起規定,本末倒置,實在是對台灣本地養豬場的選擇性迫害。
(一)任何人都知道要查瘦肉精就要牛豬同樣標準,而美牛問題鬧了那麼久,已發現含有瘦肉精的美國牛肉早就上市幾萬公斤,而且已被消費者吃進肚裡,可曾有過進口商或牛肉賣場受過重罰?而今對美牛輕輕放過,對台灣豬肉則嚴刑峻罰,這是什麼邏輯?
養豬場並無檢驗能力
(二)要管制台灣養豬場的瘦肉精當然要從上游的瘦肉精來源做起,如果瘦肉精的上游進口業者、飼料業者被管好,養豬場自然不必管也會好。意思是說瘦肉精的把關乃是政府的事,而今政府自己不把關,卻把責任推給養豬場,而養豬場並沒有檢驗能力,它怎麼去切結把關?
無能政府成全民負擔
(三)近年來台灣早已有了一個口頭禪,那就是「自求多福」,政府沒有把關的能力,我們吃塑化劑已吃了幾十年;根據《財訊》雜誌的調查,由於政府無能,我們吃瘦肉精也吃了十幾年,再加上禽流感隱匿疫情,我們吃進了不知多少禽流感。台灣的食品檢驗和防疫檢驗有許多老闆,但人民這個真正的老闆卻完全不被理會。鬧出問題,他們就會找人來當替罪羊。行政院的切結事件,就是對養豬場明目張膽的迫害。台灣最該切結的其實不是任何人,而是行政院本身。我真的希望民進黨立委,要求行政院長去簽一份切結書,而不是去找養豬場來欺負!
「切結」是古代的迫害手段,因此現在以「切結」來迫害養豬場來轉移美牛焦點,再次證明這個政府的反動無能,這個政府已成了我們的風險與負擔!
(作者為文化評論作家南方朔)

張貼留言

科學家研發可儲存太陽能的分子,並以此開發零排放儲能系統

瑞典 查爾姆斯理工大學(Chalmers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的研究團隊在能源開發上,取得了重要進展。他們開發出一種特殊設計的分子,可以儲存太陽能供日後使用。這項技術已經在今年發表了四篇論文,最新的一篇發表於頗受推崇的《能源與環境科學》期刊(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