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2的文章

林文苑都更案懶人包

圖片
「都更釘子戶」背後的關鍵奧秘 5分鐘包您看懂士林王家-林文苑都更案懶人包 (圖/文: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歡迎自由轉載) 為了守護一個家、一片地和一種樸實生活方式,士林的王家人,從平凡的中產家庭,一步一步變成媒體口中要價兩億的「貪婪釘子戶」、變成了阻礙城市進步的「全民公敵」。 這兩家人究竟為了什麼?到底在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與「都市更新」扯上關係後,原本寧靜的三代生活就像天外飛來橫禍一般,陷入前所未有的風暴? 兩年來,王家兩家人經歷各種抹黑與司法程序, 仍堅定地拒絕建商開出的華廈條件,他們要清楚向樂揚、北市府與社會大眾說:「饒了我們兩家49坪,請把我們家劃出去吧!我們不要錢,一塊錢都不要!我們願意完全無條件退出都更!」 台北市都市更新處面對38戶搬出去住戶的抗議壓力,也一度表示:「建商若願重新申請都更案的變更程序,可將王家劃出 」。然而,建商不答應。北市府也沒辦法。士林王家面對態度堅硬的建商,現在面臨最緊急迫切的危險是,台北市政府不顧中央主管機關仍在進行協調輔導,便依都更條例36條,逕行發出強拆公文 ,準備2012年3月19日起,要求警察和公務單位強行拆除王家。 2011-8-13在王家前一起畫了"家,不賣也不拆"廣告看板 也許您現在還感覺不到都市更新與您的關係。看看以下王家遭遇的事情,值得所有人做為借鏡。 因為建商為都更暴利大肆圈地,很可能下一個就圈到你。 一、建商重金打造「釘子戶」形象背後,你看不見的事… 某個號稱是都市更新第一品牌的建設公司,從2012年2月起,屢次花費重金,購買全版、半版廣告,刊登不實內容和聲明稿不下十餘次。這些偽新聞形式的內容,把王家塑造為「大開獅口要兩億的貪婪釘子戶」、阻礙城市發展與效率的「全民公敵」,以及讓其他38戶住戶至今仍無法回家安居的「自私鄰居」。企圖塑造王家是釘子戶的社會印象,逼迫北市府強拆王家。 八十幾歲的王家老阿嬸眼角總噙著淚水,問我們:「可不可以叫勒羊把我們家劃出去?大家各退一步,以和為貴,為什麼一定非要我家的地?」老人家無法理解,為何尊重地主意願變更圖面設計,就可以不拆她家,而這樣一樁簡單的事,竟會這麼困難? 王爸爸已經六十歲,每天早上三四點就辛勤起床通車上班,自從遇到都市更新後,六十歲的王爸爸,才開始學怎麼上網,收信,找資料,也從原本不會用電腦,到可以自己打字寫陳情書。時常半夜整理自家資…

歷史不斷重演

[] 起追萬滿身傷 [] 今八千被人葬 [] 低無奈淚兩行 [久必跌悲愁腸
起股萬點 今淚漣漣 勢不縮減 損在眼前 轉多頭勢 下萬民怨 如家常事 留憶漲時

文林苑啟示錄:都市更新真的增進了公共利益?

圖片
苗栗大埔事件台北版
爭議多年的士林文林苑都市更新案拆遷爭議,現在算是暫告落幕;因為昨晨北市出動上千名優勢警力執行「公權力」,拆除被稱為『釘子戶』的王家兩棟透天厝。
不過此事尚未落幕,因為王家目前仍堅持不接受市府及建商補償,且要申請釋憲和國賠;而其他願意參與更新的原住戶,盼住新房也盼了多年,兩造庶民都是輸家。事態發展至此,大部分的責任還是在市府身上,不過沒有人是真正贏家。
市府昨日動用上千名警力的大陣仗作為被多所批評,部分媒體或談話節目更以白道圍事來形容。姑且不論這背後的泛政治操作,至少郝龍斌用這種粗糙手段執行公權力,不僅是台灣民主人權的一次重大走倒車,對市府對都市更新(推動)來說,更是重大傷害。
另外,根據北市更新處林崇傑處長說法,王家『應』劃入事業概要範圍的主要理由,是他們的土地為所謂畸零地,如果這次不劃入,未來也無法再申請更新。 然而,這陣子本案例相關事證慢慢攤在陽光下,外界得知除王家外,基地另一側還有兩塊畸零地沒併入;原來這兩塊地因為產權複雜,建商難以整合而作罷。不過, 這就讓市府上述說法不攻自破;難不成,真的是柿子挑軟的吃?

再者按規定,王家須在事業概要計畫核准前提出書面異議,才能將自家排除在更新單元外(但王家是在核准後才提出書面聲明);但就法令面,當然是市府及 實施者(建商)比民眾(王家)清楚,所以市府至少該善盡溝通告知之義務。綜合以上,市府除了無法自圓其說外,顯然還有程序瑕疵之虞,也讓「依法行政」說法 受到質疑。
誠如媒體披露,王家土地建物之所以被(被動)劃定進入事業概要範圍,和更新基地完整性及容積(獎勵)多寡有莫大關聯;從(建商)規劃推案角度,的確 是把王家劃入,才能規劃更漂亮的建案銷售,賣更好的價錢。這是外界批評市府朝建商這邊靠攏的主要理由,但就樂揚建設角度,這是在商言商,不難理解。
只不過,樂揚在尚未獲得王家同意或市府拆房前,就推出(預售),而且還快快賣光,雖然合法(建照取得),但情理上仍有可議處。當時(約兩年前)住展 企研室人員前往市調,還碰了軟釘子,合理推斷,樂揚當時恐怕也自知可能還有後續問題,才採取如此低調的銷售姿態。尤其,樂揚未來仍要購地推案,這事對他們 的品牌形象,肯定也是一大傷害。
當然,如今房子已拆、木已成舟,這次市府以都市更新大帽執行公權力,強拆合法產權民宅,到底是違憲惡例或必要手段?說實話是見仁見智,畢竟理論上, 王…

一個自由民主國家從來不是一幫奴才建立的

圖片
〈金恒煒專欄〉什麼「法域」,是「非法之域」!


為了替「一個兩區」的合法性找理論根據,虧政大副校長林碧炤日前在台北論壇中表示:「從法律角度解釋,一國兩區是沒有錯誤的。」他指陳,一國兩區的「區」,在法律上應該寫成「法域」(法定疆域),英文是legal territory。林碧炤的做法,很像賣假藥的江湖術士,以為拿外文或望之儼然的學術或類學術名詞當包裝,就可以亂真。
老實說,真要用英文硬套,illegal territory(非法疆域)才達意,也才透徹揭示「區」的本質。中華民國憲法所謂的「疆域」或說「固有疆域」,涵蓋的「大陸地區」絕對不是「法域」或 「法定疆域」,相反的,不折不扣是「非法疆域」,因為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蒙古共和國等的法定疆域。更何況,連中華民國都是非法存在。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二七五八號決議案,「把蔣介石的代表逐出他們非法占據席次的聯合國」,換句話說,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的那一年開始,中華民國即已滅亡,剩下的不過是「非法的…蔣介石」而已。中華民國都沒了,哪有「法域」?他國的「法域」如何可能成為中華民國的「法域」?當然是「非法之域」了。
中國的趙高「指鹿為馬」,已成典要。不過當年的群臣,或者默然不語,或者阿順趙高,甚也有直言是鹿非馬;即使阿諛順從趙高,也不敢製造名詞,把鹿說成「有角馬」;今天的林碧炤把一國兩區說成「法域」,不正如同把鹿說成「有角馬」?
林 碧炤的加工表演,自非偶然。台北論壇的建立,就是幫第二任的馬英九擺平民進黨,在所製造的朝野共識下,讓統一列車直渡台海;吳伯雄幫馬英九傳話,林碧炤替 吳伯雄擦屁股,統一大戲的開場喝道於焉搬演了。不要忘記,二○○五年十月,林碧炤應邀演請,幫前總統李登輝的「正常國家」論述,他認為李的邏輯為「台灣已 屬『事實主權』獨立國家」,而且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事實國家…。」林碧炤當年不正是證實憲法上的那個「區」是「非法疆域」!?
一狗兩軀
那麼要問的是,台灣人要︱套行政院長陳冲的話︱「虛擬境外」的中華民國,還是要真實不二的台灣?接受中華民國,那麼「一中憲法」就有借殼的空間,「一國兩區」自也打蛇隨棍上,接下來的悲劇可以成為台灣的宿命。
有部電影「消失的一九四五」(The Last Days),是紀錄片,訪問倖存於大屠殺之後的匈牙利猶太人。其中有一個大家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納…

圍豬救馬

圖片
最該切結的是政院 而非養豬場


古代俗語說「不做媒人不作保,一生一世無煩惱」,這句話很值得深入討論。 古人的社會及法律行為裡有一種是「保證」,要「保證」一個人品行端正,要「保證」一個人會實踐承諾,要「保證」一個人不會違法犯罪。於是在古代社會就出現仲介「保證」這種行為的保人,媒人仲介了一段姻緣,如果這對夫婦不和睦,雙方一定會找媒人抱怨抗議,如果一個人當了涉及金錢的保證人,那就更後患無窮。 而「保證」這種行為一定有它的行為要件,那就是「具結」和「切結」。媒人要在結婚證書的介紹人這一欄簽字。保人則要有一段承諾保證的誓文,還要有第三者在場,媒人的保證要有證婚人,保人也需要有人見證。這種「保證」的行為,在西方稱為「附誓書面陳述」(Affidavit)。 但人類的任何行為,在社會的發展過程中都很容易受到權力的污染而成為迫害的源頭。
古代中國的連保連坐就是可怕的迫害。它利用中國的地方制度,一個村里的人相互保證,有事就共同承擔。這等於是形成了一種相互監視的恐怖社會。張愛玲以前寫過一本小說《秧歌》,有大半本都是在寫一個相互監視社會的可怕狀態。
切結形同威嚇與警告
古代社會,對一些小事或小糾紛通常會簽下一份「切結書」,然後「具結了事」。但這種「切結」和「具結」的行為換了一個時空,它就變成是威嚇及警告。白色恐怖時期,幾乎任何人去公家機構工作,報到的時候大概都要簽各種表格,其中之一就是切結保證書,其內容不外忠黨愛國、遵守紀律之類。這種自我切結保證的事其實並無實質的意義,而是那個時代的一種威嚇儀式,要讓人們知道不可有太多想法,老老實實的聽命辦事。如果發生狀況,這個切結保證書就成了「明知故犯」的證據。這種事在戰後美國的白色恐怖時代也同樣發生過。當時的官方認為參加過某些組織及其聚會活動,和某些人交往過,都是「非美國人的行為」。任何人如果上了黑名單,就會被「非美國人委員會」找來訊問,並脅迫簽下承認違法犯錯將來不再犯的誓詞。近代戲劇電影界的兩大天王布萊希特和卓別林,因為拒絕被羞辱被迫害,布萊希特遂流亡東德,卓別林則選擇流亡瑞士。另外有人則因拒絕簽下有違良心的切結書而遭到整肅,下場相當悽慘。 因此,具結保證和切結這種事,在歷史上的確有過相當黑暗的一面。現代的社會,人如果犯錯犯罪,一切講究證據、講究法律,它跟切結不切結根本不相干,這時候還搞切結這種古老的遊戲,除了是一種變相的威脅迫害外,即無其他意義。最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