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太陽能戰略逼迫美國慎重應對

中國太陽能戰略逼迫美國慎重應對

Getty Images
太陽能已經成了大生意。過去10年裡,太陽能成本下降,產量提升。和其他欣欣向榮的行業一樣,太陽能讓一些投資者獲利,也讓有些人虧損。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預計,到本世紀中葉,光伏太陽能在全球發電量中的比例將在目前大約1%的基礎上大幅增加,最高可達16%。但要讓太陽能發揮潛力,政府也必須成長起來。它們須改革太陽能政策,讓它們具備極高的經濟效率。
認為太陽能是一個無可救藥的補貼行業的普遍觀點,正在迅速變得過時。在陽光特別充足的一些地方,比如中東某些地區,太陽能沒有補貼,也在價格上打敗了用化石燃料發的電。
即便是在需要補貼的地方,比如美國,太陽能也正變得越來越便宜。美國公用事業正在簽署期限20年的協議,以每度電5美分——有些情況下甚至不到5分——的價格購買太陽能電力。這些價格體現了稅收優惠。在某些情況下,它們低得足以和發電廠用美國儲量豐富的天然氣發的電競爭。如果天然氣像很多人預測的那樣漲價,同時對二氧化碳排放定價的政府增加,太陽能將更有競爭力。
市場斷定,太陽能有意義。這部分是因為技術進步,部分是規模生產的結果。技術進步提高了太陽能電池把陽光轉化成電的效率,規模生產則降低了太陽能組件的生產成本。在對溫室氣體排放徵稅的地方,太陽能發電不排放碳這一點也是原因之一。
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把太陽能發電在全球發電量中的比例增加到大約1%動用了大量科技和投資。讓太陽能的規模大到在環境方面具有重要意義這項任務則更加艱巨。它需要在地面和房頂上安裝數以十億計的太陽能組件;大幅增加能源儲存,因為只有在有陽光時,太陽能組件才能發電,這也是目前太陽能通常需要化石燃料作為備用的原因;增加更多輸電線,因為陽光最充足的地方往往不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
正如我們在週二發布的報告《新太陽能系統》(The New Solar System)中所說的,這項挑戰的規模意味著經濟效率變得至關重要。促進太陽能發展的政策往往不可持續,有時甚至相互矛盾。一個明顯的例子是:美國一方面試圖通過稅收減免讓太陽能變得更便宜,另一方面卻又對從中國進口的太陽能產品徵收關稅,導致太陽能變得更貴。中國生產和安裝的太陽能組件數量居全球之首
關稅促使中國太陽能製造商不在美國,而是在不被徵收關稅的低成本國家開設工廠。中國政府則以對美國製造的太陽能產品徵收關稅作為回應。這些關稅侵蝕了美國在太陽能製造的其中一個領域——製造太陽能電池的原料多晶硅——的份額。在該領域,美國一度扮演著重要角色。
太陽能現已捲入貿易戰,這也標誌著這個行業所取得的成就。美國在50年代研製出了第一批太陽能電池,並於60年代把它們送入太空。90年代,日本德國開始在屋頂上大量安裝太陽能組件。但太陽能並未真正發展成一個行業,直到十年前中國加入其中。
2005年前後,在歐洲大力補貼太陽能的刺激下,中國少數企業家開始生產便宜的太陽能組件,這和中國以前生產T恤和電視的情形很像。這些企業家從歐洲和美國的生產商那裡購買設備、用政府補貼修建大工廠並開始生產大量用於出口的太陽能組件。
如今,中國完全主導著全球的太陽能組件製造。據諮詢公司IHS Markit稱,去年,在全球製造晶體硅太陽能組件的產能中,中國佔70%。美國的份額僅為1%。晶體硅太陽能組件是最常見的一種太陽能組件。
但現在,中國的太陽能行業正在以鮮少人注意的方式發生變化。這既讓提升自己成了美國的當務之急,也給它帶來了機會。儘管外界長期認為中國只能廉價地製造別人發明出來的東西,但中國太陽能行業正在進行技術創新。實際上,它已開始取得刷新世界紀錄的太陽能電池效率,並擴大其遍布全球的製造網路。同時,中國太陽能行業正在爭先恐後地引進西方開創的更有效的太陽能融資方式。美國須在制定自己的太陽能戰略時,把這些轉變考慮進去。美國的戰略要把太陽能發電相對於全世界的成本降到最低,同時讓它對美國經濟的長遠效益最大化。
更開明的美國太陽能政策方針首先要爭取繼續降低太陽能的成本,不去支持那些無法參與全球競爭的美國太陽能製造活動。它會通過在太陽能研發上進行更密切的合作來善加利用中國的製造優勢,而不是去消除其優勢。它會把美國對太陽能的補貼更多地集中在研發和部署,而不是製造上。隨著太陽能製造繼續變得自動化,削弱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優勢,在美國製造太陽能產品可能會更划算,至少是對某些太陽能產品來說。
美國鬚髮揮自己在太陽能行業的比較優勢。這需要冷靜地評估中國擅長什麼。中美之間的確關係緊張,涉及的問題包括關稅戰、對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懷疑和國家安全方面的擔憂。但正確看待這些問題的時候到了,投資者、企業和政府每天都在努力這麼做。
本文建議的美國太陽能政策須進行的這些轉變會讓整個政壇的黨派人士不高興。它們會觸怒自由派,因為他們曾承諾太陽能製造補貼會給美國帶來大量綠色工廠的就業崗位。它們會讓視中國為敵人的保守派耿耿於懷。川普政府會怎麼看呢?我們還不清楚。
川普總統贊成對中國徵收關稅;競選時,他曾指責「中國不公平的補貼行為」。但他提名的駐華大使、愛荷華州州長特里·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稱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朋友,並表示「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在兩國之間建立「合作關係」。
川普曾在其2015年的著作《跛腳的美國》(Crippled America,後改名為《恢復偉大榮光》[Great Again])中表示,太陽能組件「在經濟上不划算」。但他也寫道,當太陽能「證明能經濟、可靠地滿足我們比例可觀的能源需求時,也許值得討論」。
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更聰明的太陽能政策——有著更微妙的對華態度——應該會得到新總統的喜歡。
太陽能不再僅僅針對環保人士。它是一個全球性的行業,並對環境產生實質性的影響。它能否兌現這個承諾要靠政策制定者促使它提升經濟效率。這需要喜歡太陽能和對它一笑了之的人都做出改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各種氣體流量測定

大雁氣功“前六十四式”功法

安全專家:美國網絡大癱瘓與中國產品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