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業"臨淵" 渴求政策拯救

光伏業"臨淵" 渴求政策拯救   8月2日,尚德、阿特斯、英利、天合四家中國企業負責人悄然赴京,向高層陳述歐盟雙反之於行業的摧毀性衝擊;8月底,德國總理默克爾將再次訪華,中德兩國領導人或就光伏雙反問題做進一步磋商。   7月24日,德國公司SolarWorld等多家光伏電池組件企業正式向歐盟委員會提起對華光伏的“反傾銷”調查申請。如果歐盟對中國光伏的“雙反”案獲得通過,那麼它將成為中國及歐盟歷史上最大的貿易糾紛:2011年中國對歐洲光伏產品出口高達204億美元,直接從業人口高達30萬人。   此前,SolarWorld美國分公司曾在去年10月成功在美國提起針對中國企業的反補貼反傾銷調查,這直接導致了美國商務部在今年初裁中對中國光伏企業徵收30%到250%的高關稅。   “歐美少數企業的濫用WTO規則的行為會把整個行業逼到生死存亡的節點,我們呼籲中國政府全力保護中國製造業的合理權益。”阿特斯董事長兼CEO瞿曉鏵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對此憂心忡忡,中國光伏行業有著30萬多名從業人員,歐盟如果立案,光伏產業跌入低谷,他們能否擁有工作崗位,關係到很多家庭的收入。   英利法務總監陳卓的觀點是,中國光伏企業早已規模化生產,成本大規模下降,市場化程度極高,但歐盟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目前中國企業考慮的首要問題不是應訴,而是希望通過政府高層對話阻止調查發生。”   光伏業困境是全球化挑戰   截至2011年年底,中國光伏產品出口額已經達到358.21億美元,同比增長17.38%,其中對歐洲出口204億美元,佔據光伏總出口額的56.95%。   瞿曉鏵坦言,目前光伏行業是全球化分工,中國光伏產業中所使用的多晶硅、銀漿以及生產設備等,主要來自歐盟,諸如瓦克化學、杜邦等企業等。“像阿特斯的組件自動化設備就來自歐洲企業,我們還有一些生產線的設備就來自德國、西班牙等歐盟企業”。   相關資料顯示,2011年中國光伏企業從歐盟各國進口原材料、製造設備等金額達到了75億美元。據不完全統計,歐盟目前與太陽能產業相關的崗位有28萬-30萬,其中大部分崗位直接或間接來自於中國企業。   SolarWorld董事長Frank Asbeck在近期接受採訪時將矛頭指向了中國企業,他認為中國企業獲得政府近200億歐元的支援,使得前者以低於市場價在德國市場傾銷產品,該公司正力圖聯合其他歐洲同行向歐洲委員會競爭機構提起訴訟。   浙江一位光伏企業高管對此提出反駁,中國光伏企業多為上市公司,財務極為透明,“縱使像科技補貼也是各國的通用慣例”,相反,SolarWorld在過去的12年中,從歐洲政府拿到1.36億歐元補貼,中國政府應該對此予以嚴查。   “實際上,在全球光伏產業鏈中,中國只佔據了中段,附加值很低。安裝在歐美的一套發電系統,價格大概在2美元/瓦-3美元/瓦,其中在中國的增加值大概只有20-30美分,大致只有10%的比例。”瞿曉鏵稱,中國大規模製造只是全球產業分工中附加值最低的一部分,德國技術主導的地位沒有改變。   真正商業化肇始於2001年的中國光伏產業,用10年的時間在硅片、電池片、組件等領域上做到了世界第一,並助推平價上網時代的到來:2012年7月,晶硅組件價格降至0.8美元/W,較之2010年底的1.70美元/W下跌53%。   在各國政府扶持政策轉向、產能嚴重過剩的不利形勢下,光伏業進入了“最壞的時代”。2012年以來,歐洲各國紛紛對本國光伏補貼政策進行調整,如德國7月起一次性調降收購電價15%或21%。   在光伏市場進入寒冬之下,Q-Cells、Sovello、Solon、SolarMillenium等德國光伏企業紛紛倒閉,並且這份名單還在不斷添加新的成員。   與之相似的是,中國目前1/3光伏企業處於停產半停產狀態,多家企業倒閉。以多晶硅為例,自2011年9月以來,國內80%中國企業已停產,影響波及整個行業超過500億投資,造成失業人數超過5000人。   “國際經濟嚴峻,大家日子都不好過了,於是歐洲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這對整個行業傷害特別大。”瞿曉鏵分析,歐盟的光伏裝機容量大致佔到了全球的70%,美國佔了接近10%,這兩個市場如果對中國關閉大門,那麼中國光伏企業將遭受致命打擊。   “中國光伏行業到了千鈞一髮的危險時刻,我們只有丟掉任何幻想,積極抗爭。”瞿曉鏵對記者表示。   亟待中國政府“亮劍”   德國前總理格哈德·施羅德7月26日晚在貴陽透露的一則消息——“德國總理默克爾將於8月底再次訪華”,而這也是中國政府與歐盟一次重要的解決光伏爭端對話機會。   德國拜爾能源集團董事長王學軍分析,2012年年初,德國光伏上網電價補貼為0.18歐元/度,至今年6月底或降到0.15歐元/度,“如果沒有中國組件廠商的貢獻,根本不可能降得如此之快”。   歐盟將自SolarWorld提出申訴(7月24日)後,45天內決定是否對中國光伏企業的雙反做出立案決定。在此之前,包括江蘇、河北、浙江、江西等省的商務廳已經開始介入。   瞿曉鏵表示,該公司已和江蘇省商務廳代表做過有效溝通,“現在談穩增長,到哪能一下子找光伏行業這樣200億美元的出口?其中又有100多億來自江蘇,江蘇省很是重視。”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目前國家商務部對此極為重視,已不僅限于商務部進出口公平貿易局,而是引起更高級別領導的重視。   IHSiSuppli公司認為,光伏領域有60家頂級廠商,迄今已經有12家光伏生產商關閉和破產,如果項目開發商也算在內,則這個數字將升至20家。預計明年需求將會上升,屆時太陽能市場將反彈,但只有那些成功熬過今年的廠商才能享受到市場回暖的好處。   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太陽能光伏分會秘書長孫廣彬認為,“得益於價格低廉的原材料和先進的技術,中國太陽能產品相比歐洲具有更大的競爭力,並非歐洲某些公司所指控的那樣,存在傾銷問題”。孫廣彬表示,發起此次反傾銷的SolarWorld聲稱中國的光伏產品價格過低對其生產造成損害,但據公開資料顯示,該公司近兩年一直處於盈利狀態,而且還在不斷擴大產能產量。   值得警惕的是,今年前五個月,中國出口美國光伏電池和組件銷售額總計增長21%。但今年5月單月,中國出口美國光伏電池和組件銷售額比2011年5月大降45,這表明美國雙反裁決雖然僅是初裁,但相關措施已經對中國輸美光伏產品產生巨大影響。   前述浙江光伏企業高管認為,如若歐盟對中國光伏企業的雙反一旦獲得通過,其他國家或有可能通過類似提案,“中國光伏企業的大規模倒閉潮將會出現,幾十萬人將另謀生路”。   “這將是史上一場最大貿易戰,已經到了中國政府亮劍的時候。”一名光伏企業高管對記者表示。(來源:國際金融報)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各種氣體流量測定

工研院超音波貼片 搶攻全球穿戴商機

物聯智慧Turnkey方案擴大物聯網生態系